记录下青春的时代 轻触EN男的内心世界


    20101217

  初秋的时节,与江门的几位车友相约一聚,希望以“不大负责任”的方式,漫无边际与目的、天南地北地做了一个简短的交流。

  阿良、阿民、阿伟、阿铭,四个生活在江门地区、经常性使用摩托车的车友,今天应约驾驶来的,都是以EN125为基础体改装而成的摩托车。目前来说,江门地区是一个非常适合车友们生活的地方,大家的初次会面,为了寻找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而跟随着他们“漫游”了半边市区,那种舒畅的感觉,让人想起年前在香港自驾车的那一刻,而迎面而来的空气则更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比起国内那些“国际”大城市的现代化、要计算着每公里耗油量的高档化出行经历,这一天的遭遇,让人反思着什么样才叫做进步、什么才叫做宜居。

  午餐时间是大家闲聊的最佳场合。说到了改装这一话题的时候,四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谈到了改装的出发点:个性化。追求自我的个性化,成为了具有高度一致性的动机。彼此基本没有说到改装上的细节,更多的是对生活中碰上的现象侃侃而谈。很奇怪的是,几个大男人竟然几乎没去接触过异性的话题,对于自己来说,也许这会成为一个意味深长的记忆。

  仅仅是几十分钟的会面,只可以看到四人活跃的思维、张扬的论调,这些年轻一代固有的特点。四部车四种个性,交谈之间,四个人也有着四种不同的个性感觉。或者,我们就暂且从他们今天所骑来的车,去观察一下他们的个性,因为这个改装所造成的表面现象,可以反映着某一时期、某一状态下的某一种选择的表现,也至少可以代表了瞬间思维的表达。

  体型较强壮的阿良,是言谈中对自己驾驶技术最为自信的一个。他驾驶的EN125以动力部分作为改装的重点,车身的多处改装,诸如车把、后悬挂,具有一定的针对性。看着他驾车进弯、出弯的动作,很容易就可以找得到职业车手的味道。而摘掉头盔之后,我们还可以感觉到他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过程,这是一个十足的、把看比赛当成是享受与学习的示范。

  言谈间的阿民予人感觉内敛、谨慎,一种“容易欺负”、至少是言语上容易被占便宜的印象。但他改装的坐驾,却流露着他对内涵的自信、对吸引视线的向往:Honda Bros的后摇臂系统、前后车轮,倒立式的前叉,夸张的座鞍,还有路上不经意的驾驶动作。也许,改装的座驾,就是为了展现自己内心深处的、表面不容易为陌生人所察觉的那一面。

  以“积极发言、表态”来形容阿伟的活泼、跳跃是贴切的,从车辆、改装到饮食、社会的琐碎,他随时都可以对业余生活滔滔不绝,完全是一副不甘孤单、难以安静的风格。而他的改装EN似乎也充分地流露着他的个性:Suzuki RG125r的大量移植、加装了油冷的发动机、Brembo的刹车、赛车用的升高脚踏、仿照WGP赛车的贴纸等。

  阿铭最不爱说话,大部分的时间里,往往是还没搭上几句就被其他人的飞沫所淹盖。今天的阿铭是“掉包”、换了他朋友的改装EN来赴约的,平时的他似乎就是骑踏板居多,江门的全国改装大赛初赛时,就见到过他骑着一部改装的踏板。或许,这就是他选择“藏起来”、让人难以猜量的缘故吧。

  四人都是附近地区举办的两轮生活中的“活跃分子”,江门的改装大赛、嘉纳仕的车迷活动上,都曾看到过他们的身影。

  与他们的对话,人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自己曾经的年代,近年来那些平时完全没有感觉、可能原本就已经忘记得干干净净的印象,此时此刻便一幕一幕地重新浮现在脑海中;对一系列诸如“炸街”、“劈弯”、“爆表”之类的、已经冷淡下来的词语,重新燃起了失落许久的兴趣。尽管,在具体的形式上彼此之间略有不同、而在时间上其实也相隔不是很远。

  这一天的感觉时间是短暂的,也许,假设有异性在旁的话,可能又是别有一翻的光景。对于车、改装这样的话题,它成为了男人之间的是非点,这就象自己曾遭遇过的、近似于三个女人的那条圩。

  稍后我们将对他们经过改装的车辆作简单的介绍,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