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荆斩棘、逆流而上,袁际博的铃鹿赛后感言


    2017-6-11    

  赛车圈的外国月亮

  国外的赛场是很多国内车手梦想踏足的新天地,因为只有透过这样的同场竞技,才可以真实地去了解外面的竞技水平到底去到了什么样的水平、从而认清不足,找到突破点。之前一直有国内一线优秀车手尝试踏足ARRC(亚太公路锦标赛)的赛事,除了多年前在珠海的分站之外,其余在国外的分站比赛基本就是“羊入狼圈”的状况。到目前为止、珠海最后一次主办ARRC 分站比赛是在 2012 年,至今已经五年的光景,且在过去的几年里,ARRC 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很多日本一线的“国际A级”车手也加入到这项比赛中去,让这个比赛成为了亚太地区极具代表性、水平很高的两轮竞赛项目。

  今年,中国车手袁际博参加了ARRC的比赛,且选择的是连日本车手都不怎么热情参与的 UB150 弯樑组。不怎么热情也许是一个客气一点的说法,而另一种说法可以理解为在东南亚车手环伺之下,即使是在亚洲地区竞技水平较高的日本车手,对弯樑组的比赛也并非是那样的信心十足。

  为何坚持逆流而上,去参加不利于自身条件的ARRC里的UB 150组别?我们在现场通过对袁际博和领队胡照能不停的旁敲侧击了解到,经费有限成了他们最大的绊脚石,在没有大赞助商的支持下,他们只能选择相对费用较低的UB150组别。本组别是东南亚车手的天下,他们身材基本身轻如燕,非常适合车身较窄的弯梁赛车。论胜算,账面上都是比别人要亏得多,但他们仍毅然以破釜沉舟之决心去探索外面的“世界”,希望通过更深层次的历练会让自己和车队得到提升。全年五站的ARRC,袁际博已经征战到第三站日本铃鹿站。ARRC赛事过半,可以用披荆斩棘来形容,他的赛车一直处在边赛车、边研发的尴尬阶段,自上一站泰国站开始,他的赛车一直处在不稳定的状态。而今场日本站,车队不断在尝试新零件的性能配搭,但在第二回合袁际博因赛车机械故障,遗憾未能完赛。

  袁际博历经坎坷的三站比赛后,相对国内一路平川的赛车路来说,他出国门去赛ARRC让他磨练了一颗“浴火凤凰”的心,每一站的比赛犹如涅磐般锤炼着。成绩尽管未如预期理想,但这些似乎都不能阻挡他继续ARRC的意志。在铃鹿站的赛后、他坦言,车队经理胡照能背负的压力比自己大很多,跑全年的ARRC,无论多么节约也要花上几十万人民币。为此他一年前就为经费四处奔波,为的是让自己和车队能够积累更高层次赛车的东西,车队在背后都已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自己没理由不去努力赛好每一场。但由于赛车的性能升级零件是今年从零开始的去研发,所以赛车稳定性不如理想。短时间改不到接近对手的赛车性能,的确让自己和团队很头痛,曾经有一度气馁的念头,但破釜沉舟的ARRC之行已经不能回头了,每一站都尽己所能去赛,这是对车队和背后支持自己的人最好的回报。

  日本铃鹿站,袁际博的赛后感言:

  2017 ARRC亚洲公路摩托车锦标赛已过半,第一次全年参加ARRC的赛事,参加竞争激烈的弯梁组别,对于我、对于车队、对于赛车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全新的挑战。我只需要放平心态从零开始。在之前的三站比赛中,我们不停的摸索,改装赛车,提高赛车的竞争力和稳定性,加强团队的配合,我自己也在努力适应寻找弯梁赛车的开法。也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体重来提高赛车的竞争力。

  这次的日本站因机械故障退赛,这说明我们的赛车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升级、提高,拉近与其他车队的竞争力!虽然暂时成绩不好,但我们会努力做到最好!

  很多朋友跟我说,在国内做你的培训,拿你的“冠军”多好,干嘛要出去参加亚洲锦标赛,而且是对你们最不利的弯梁组别!我想说,如果总是在自己家的这个井里看外面的天空,永远不知道世界有多大!我们也想参加对自己更有利的250组别,但比赛的费用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非常非常感谢我的车队老板良哥、能哥对我的辛苦培养!感谢M-mate liberty honda racing团队所有同事的辛苦工作!感谢CAMF中国汽摩联各位领导的支持帮助!感谢ARRC这个优秀的赛事平台!感谢大家的支持帮助!我会尽全力做到最好!对于赛车我们是认真的!!!

  启程回国,准备下一场的赛事!

编后语:

  《孟子》有云: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 劳其筋骨, 饿其体肤, 空乏其身, 行拂乱其所为, 所以动心忍性, 曾益其所不能。

  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道理。竞技场上的比拼不是请客吃饭,没有了今天一步一个脚印所磨练下来的硬工夫,或许就不会有他日突破自己的喜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