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骑爆发停工事件 长安收编*ST轻骑再次遇阻

   
资料来源:雅虎汽车 2012年4月01日
   

  由于在资产置换过程中产生职工安置问题,3月29日至今,济南轻骑摩托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轻骑摩托”)爆发停工事件,4000余名工人围堵了两个工厂的大门。 目前,警察已封锁轻骑摩托工厂,并进厂展开调查。

  轻骑摩托内部人士分析,此次罢工如无法得到妥善解决,很可能造成欲借壳*ST轻骑的湖南天雁推迟上市时间。

3月31日,济南济南轻骑摩托车股份有限公司制造工厂大门被大批职工围堵

  昌河汽车“停工事件”余波未平,全资零部件子公司上市前夕再次生变,这显然是长安集团不想见到的局面。

  新公司企业性质生变 4000余工人怀疑“被坑了”

  轻骑摩托内部人士透露,工人停工的原因主要是担心下岗、工作不稳定或收入减少。

  根据日前获批的湖南天雁借壳*ST轻骑上市方案,在与湖南天雁进行资产置换中,轻骑摩托的公司名称要变更为“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责任公司”,但仍为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旗下的全资子公司。

  此前轻骑摩托召开职代会,通知职工需要重新签订劳动关系转入新公司。职工安置包括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平移,一种是以2011年的月平均工资“买断”工龄,之后解除劳动关系或与新公司重新签订劳动合同。

  “按照当时的说法,公司只是换个名字,不会发生大的变化,对于职工来说几乎没有影响。”

  但在3月29日,有职工在轻骑摩托工厂内贴出“济南轻骑摩托车有限责任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其中信息表明,新公司的企业性质为私营公司,不涉及摩托车制造业务,注册资金仅有100万元。

  陆续得知该消息后,绝大部分职工拒绝重签劳动合同,并对兵装集团和轻骑摩托“不厚道”的做法非常不满。29日当天,轻骑摩托工厂部分工人拒绝继续工作,次日两个工厂全面停工。

  “国企变成了私企,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元,而且在营业执照中竟然没有摩托车制造业务,那我们4000多人怎么安排?”不愿具名的轻骑职工对编辑说。

  公开资料显示,轻骑摩托的注册资本为9.7亿元,2006年由济南市国资委划归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为长安汽车的最大股东,控股77%,湖南天雁为长安汽车的全资子公司。

  轻骑高层:不签就不用来上班了

  济南市政府:拒绝介入“家务事”

  知情人透露,29日有职工曾就安置问题询问轻骑摩托某领导,但该领导态度强硬,“24点前必须签字,不签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未明确工作稳定性和收入变化前被威胁就范,这成为轻骑摩托停工的直接导火索。

  3月30日,轻骑摩托某车间主任对雅虎汽车澄清说,之前的营业执照办理人“办错了”,现在公司已重新办理营业执照,企业性质更改为国企,并再次注入了7900万元注册资金。

  对仅在1天内即完成营业执照更改和注册资本注入的说法,轻骑职工表示了极大的怀疑。雅虎汽车编辑就此向济南轻骑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栾健求证,但未得到答复。

  4000余人未来的工作和生活存在巨大悬疑,轻骑职工拨打济南市政电话12345寻求市政府解释,得到的答复是“希望你们找厂里解决”。

  湖南天雁借壳上市或延期 长安整合之路坎坷

  在“大长安”梦想的刺激下,长安集团激进扩张中已经在资金上极度“饥渴”,强化资本市场上的融资能力显然是解决燃眉之急的最佳方案。

  2012年前,中国长安在资本市场上拥有长安汽车(000625)、 东安动力(600178)、云内动力(000903)三家上市公司。但由于对昌河、哈飞的重组尚未完成,长安集团要通过增发等手段募集资金,只能通过旗下零部件企业独立上市或者捆绑上市才能实现,而*ST轻骑这一壳资源可以让长安集团通过资产置换和注入的形式迅速拥有零部件上市公司。

  因此,中国长安短期内完成资产置换的意愿极其强烈。

  “多个资本运作平台的吸金能力不仅远远大于整体上市后的融资效果,而且也不会将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长安内部人士称。

  此前,长安首次提出湖南天雁借壳*ST轻骑上市时,就因大部分小股东的反对而不得不推迟计划。在重新召开股东大会获得支持后,2011年 12月30日,证监会批复了*ST轻骑与湖南天雁进行资产整体置换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国长安计划于2012年6月完成对*ST轻骑的重组。

  但此次轻骑摩托职工集体停工反对公司“退壳”,势必对湖南天雁上市造成重大影响。

  在“大长安”整合中,今年1月中旬昌河汽车刚刚爆发“停工事件”,此次借壳上市再遭“停工”困扰,长安集团的整合之路无疑经受着巨大的考验。

  在被问及“停工事件”是否会延迟长安集团零部件资产上市时,中国长安汽车集团项目副经理、新闻宣传专员梁栋表示,关于轻骑职工“停工事件”的调查正在进行中,对湖南天雁借壳上市将造成何种影响尚无法做出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