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1mm的变化,职业车手的应有素养


     2011124

  ARRC卡塔尔站的整个自由练习(不计时练习)期间,宗申车队的技术人员就一直与日籍车手山口辰也就悬挂的设定进行反复的测试。

  到了计时练习,正呆在维修站里与技术人员闲聊的我,看到出了跑道没多久的山口折返,然后就嘀嘀咕咕地询问技术人员是否把悬挂的设定作了修改、。经检查之下,才发现原来是前叉内部在重新装配的过程中,漏掉了一个垫圈(我们称做“戒指”)。把仅仅是1mm的、事前无人知晓的差异,以躯体去收集其微弱的信号,并以清晰、肯定的语气表达出来,山口的自信无疑是来自于他自身敏锐的触角。而他的姿态让现场所有的人,从旁观的我到经验丰富的车队技术人员,特别是连多年来经常面对不同国籍车手、在自己心目中具有决定性权威的主机械师也流露出惊讶之情下,心底里便不得不重新去衡量一下职业级车手的定义。大家在相互传递着佩服的眼光之余,估计也会让为本站比赛掏了不少钱的领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选择。而最终山口辰也的表现与成绩,基本就与赛前的预期相符。

  就自己的了解,山口辰也在日本是属于“晚成”的车手,与Honda系统出身的青山博一、青山周平、高桥裕纪、青成龙一,还有半退休状态的伊藤真一相比,山口辰也的“锻炼”机会也自然不及前者。此外,其他系统出身、长年参加世界大赛的车手,如芳贺纪行、加贺山就臣,小山知良,藤原克昭等,具备比山口辰也更高的水平之可能性是极大的。再加上近年来二十岁级的中上贵晶、渡边一马也开始在世界赛中(WGP)渐露头角,当天在卡塔尔洛塞赛车场的所见所闻,更让人对中国车手的现状与未来感到沮丧,可见的将来,中国车手还仅仅只可在自娱自乐的环境中生存,谈不上真正的竞争力。

  在争取自身权益的同时,中国的车手也许需要反思一下,究竟自己可以提供多大的竞争力?职业化的待遇,需要有职业化的水平去支持。在还没达到职业化水平、这样一个没有具体标准(也许是在珠海赛车场驾驶SP600的赛车跑出137秒以下的最快圈速吧)的概念之前,也许首先需要以行动去表达出一个追求职业化、追求水平提升的精神。而在过去的、自己沉浸在这圈子中的时间里,所看到过愿意付出大量的时间、精力以及积蓄去表达这种精神的车手,基本上就仅仅是几个“老人家”级的车手,其他的还没有机会去真正地长时间去观察过。而究竟应该是先有职业化的待遇,还是应该先有职业化的水平,这问题就留给参与者自己去选择好了。

  商业化的社会时间就是金钱,但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希望欣赏精彩大片的话那么还需要继续等待,尽管耐性不会是无限的、永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