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女人的川藏线灵魂之旅 (六)

—— 姐姐我累挂了!


     2010821

  Day 6       524      芒康 左贡   164公里

  “姐姐我累挂了!这是一句写在茶马古道牌坊上的驴友留言。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今天。每当人问起跑川藏线印象最深的,第一个跳进脑子里的就是这一天。从早上出发到晚上到达,整整玩命干了15个小时。各种能想象出来的烂路,炮弹坑,搓板,碎石,沙土,泥坑,水塘全体验了,一年四季,冰雹,雪花,雨水,狂风,大太阳也全赶上了。今天的主题就一个字:摔!

  在这里改一改叙述故事的方式。一直都是按照时间先后顺序来写游记的。今天按照不同主人公和不同的故事来写。10个女孩,11个故事。为啥?您往后慢慢看吧。

  故事一:雪山下中暑(主人公:Yoyo

  这标题听着就挺雷人的。这是随队的工作人员在报道中写的标题。今天的路就已经够烂的了,一路上还遇到了N队军车。一队军车就是好几百辆,还都是卡车。在几百米的悬崖上会车可不是件好玩儿的事儿,路是又窄又烂,能找个宽敞点儿的地方靠边停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要么您停山脚下,上面往下掉石头,要么您停悬崖边,祈祷迎面来的车别把您挤下去。一停下来不要紧,过一辆车就爆土扬尘,好几百辆呐,慢慢等吧。大太阳脑袋顶上面晒着,刚从雪山上下来身上还都是穿着各种棉衣棉裤的,头盔面镜不打开还往里灌土呢,更不用说把盔摘了。这么个情况水喝的不够可就危险了… …Yoyo是个性格外向的姑娘,一路上都是兴高采烈的,可能也是有点高反,所以很难安静下来。折腾一上午不要紧,下午在路上Finally出了状况。车队在这种山路上会拉开很远的距离。后援车就更是好几个山头以外的位置了。她中暑的时候,前面的车回不去,后面的车上不来。离她近的几个姐妹把摔在地上的Yoyo抱在怀里又是掐人中又是往脸上泼水,好一阵折腾。直到雕哥的后援车赶到,把她弄上车,大家才松了口气。晚上到了县城直接就奔医院了。这丫头真是病来的快,去的也快,从医院回来宾馆的时候还打着吊瓶呢就口沫横飞滴演绎起了当地大夫的搞笑言行,最雷人的是听说明儿休整一天的消息后还要了瓶儿啤酒,打着吊瓶就开喝了。记得从成都出发的发车仪式上我曾经这样介绍过Yoyo: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的女车手,职业是护士,白衣天使,网名是千年寒妖,这不简直就是个魔鬼麽?哈哈。当然,另外Yoyo也长着一副天使的面孔和魔鬼般的脾气,注意,偶这里说的是脾气。从上线到结束,她一直都很活跃。人前人后,镜头前,镜头后,原本是什么样就还是什么样,一点不带装相儿和收敛的。一聊天儿就是纯正北京口音和各种你大爷…#@¥!&%以及其他雷人的口头语,不知道拍摄团队在后期制作时咋剪辑,片段中得加多少… …啊。听她聊天绝对笑你一脸褶子,不过她发起脾气来您就等着一脸吐沫星子吧嘿嘿。

  故事二:夜间狂飙的夜盲症病人(主人公:醉醉)

  “我有夜盲症,晚上开不了车的!一定要在天黑前下山!这孩子丢下这句话,跨上车就狂奔了,害的我在后面那个追啊… … 过了东达山口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半。虽然西藏的天黑的晚,但是眼看就要伸手不见五指了,必须打开头盔面镜,瞪圆了眼睛看路,天上飘着雪花,下着冰雹和雨,打在脸上那叫一个疼。白天被太阳暴晒完了,晚上又赶上雨淋,再加上开着面镜小风吹着,等着脸上长村吧。我的电台已经没电了,只有醉醉的电台还能和后援车联系上,下山的路她一直在前面跑。我不想把她一个人放单儿,一直紧跟着,但是发现后面的人越落越远了。那个时候,其实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全黑了。我要不是因为大灯颠掉了头朝下照着,不得不玩命追上拦下她,估计她能一口气跑到县城,没准还能跑过喽,呵呵。这夜盲症估计跑完这趟就痊愈了。上线以前就知道醉醉胆儿小(骑车的胆儿小是好事儿,至少她知道害怕啊),可你别以为她骑的慢,偶在后面玩着命滴这通追,值怀疑这姑奶奶是不是根本不刹车,闭着眼睛狂给油来着,太牛了,哈。

  故事三:团队里最爷们的女人 (主人公:大海)

  认识大海时间不长,但是第一面就有了相见恨晚的感觉。她平时不言不语,基本上都是保持微笑(有时感觉很温暖但是有时感觉笑里藏刀型)的静静坐在角落里。照相机摄像机前面很难找到她,闪的比谁都快,即使照相也是帽子,面巾,墨镜的,整的跟恐怖分子似的,绝对的低调型。我有段时间甚至怀疑她是不是通缉犯啊,躲着镜头而且总感觉一股杀气,哈哈。原来人家以前练跆拳道的,我晕… …记得她曾经送了我一句话,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点拨:人活着,千万别太拿自己当事儿!我品味了很久,这话绝对精辟!她是团队里摩旅经验最丰富的一个了,我把她安排在了我们组的最后一个收尾,同时也是连接下一组的关键位置。 就是这个位置,今天可把大海累出了高反。路太烂,前前后后都是摔车的,她不停滴帮忙扶车。在这里插一句:在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山上扶起一辆摩托车可不是那么轻松的。您有机会到氧气稀薄的山口上溜达两步看看喘不喘,扶车?百分之百高反。如果有人摔车了,首先你要找安全的地方停稳车,下车,走向摔车地点… …就这几个动作已经让你眼冒金星上气不接下气了。接着,询问伤势,电台报告摔车情况,然后12, 3 ~ !没起来还得再来一遍!一整天下来,大海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扶过多少次车。Yoyo中暑的时候她也是第一个冲过去的,后援队伍和镜头一到,她就闪人了。一路上她就像爷们儿一样照顾着大家。活生生的一个无名英雄!赞一个先!

  故事四:其实你不懂我的爱 (主人公:燕子)

  可以说今天抱怨最少的,最淡定的就是燕子,她不是那种侃侃而谈的人,但是高兴的时候会一脸童真滴唱起歌来。我曾经在车手介绍中形容燕子是个两栖人:水下与陆地。因为她是个潜水教练。她和我一样深深的爱着大自然,爱着大海。也许是因为经常和水打交道的原因,她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澈和平和。整整一天神不守舍的她不是因为路上的困难,而是因为想着爱的人。她想象着他一个人勇敢的骑行在危险当中的情景,那些烂路,那些风吹雨打。即使刚刚从东达山口的泥潭里挣扎出来后,她心里的第一件事还是惦记着车进。(她家亲爱的,骑R1和我们跑川藏的蜡笔小新)一边捯气儿,嘴里一边念叨着: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当我们夜里赶到左贡,车进迎面上来问我的也是;“我家燕子呢?她还好吧?从一上线,这对儿冤家就不停滴打打闹闹。除了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当然还有狂风暴雨,呵呵,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呀~ !川藏线成了两个人爱的见证。有时看着他们幸福的背影,我偶尔也怀念当初自己谈过的几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沉浸在爱河中的人是勇敢的,无私的。他们心爱的R1虽然断送在了川藏线上,但是这次旅行让两个人陪伴着彼此共同面对了艰苦与逆境,他们学习着如何爱对方,学习着人生那变幻莫测的旋律,时而混音,时而合唱,慢慢滴找着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个幸福小调。爱,有时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

  故事五:爽到死!(主人公:圆圆)

  这是我认识N多年的姐们儿。京城著名女DJ。处女座,轻微强迫症+洁癖。经过了今天的炼狱般的骑行发现她也具备受虐狂的特质。除了音乐上的天赋还说着一嘴流利的英文。她父亲是个英 文老师,所以她的英文水平基本上不是学出来的,而是积攒出来的。从小会说中文的时候就会英文了。我们之间聊天一般人听不懂,都是一堆自己发明的词儿。比如est,知道啥意思麽?最最丧的。丧+est就是丧的最高级 ~ !一路上她经常说的也是:Fucking爽!记得在东达山口,我们所有人被困在烂泥里的时候,她还有个经典的发呆的镜头。经过一个多小时与泥水的奋战,姑娘们叹气的叹气,痛哭的痛哭。这家伙发完呆后,下车走向我狠呆呆滴说:靠,这才叫川藏线嘛!Fucking爽!欧耶!我当时差点儿笑到高反,心想:我知道她能吃苦,但是没想到这么能吃苦,简直一纯爷们,不,应该说是一糙老爷们,嘿嘿,受虐指数百分百啊!一整天的骑行,每次她从后面追上来帮我扶起摔倒的车,她都说:摔车again啦?有完没完啊?how old are you啊!(我们曾经开玩笑把这句话这样翻译成中文:how怎么,old老,are是,you你,怎么老是你!)… …她这次来跑川藏线是我忽悠的,上线前俩礼拜刚刚拿的驾照。居然一路上狂照顾我这摔车手了。说实话很佩服她的勇气和毅力,估计她是这一天中骑得最最爽的一个了。这麽一个强迫症+洁癖+受虐狂的女人,在川藏线上找到了真正的骑行摩托车的快乐 ~ !看来世上痛并快乐着的不只是爱情,还有摩旅……

  故事六:海拔五千零八米的哭声 (主人公:东华)

  她是团队中最女人的一个。红酒品酒师,光听这职业就能想象的出来,悠扬的爵士乐伴随着烛光,东华穿着晚礼服,一手拿着红酒杯优雅滴摇着杯中酒,另一只手不经意的捋着长发,半靠半倚在软软的大沙发上,两腿自然滴盘绕起来,美腿下踩着一双价格不菲的高跟鞋。……而今天。这姑娘穿着厚重的骑行服,头盔差不多和肩膀一样宽,顶着风吹日晒加雨淋,满身是泥的骑着摩托车在颠簸的川藏线上玩命 ~ !确切滴说这闺女是被小九忽悠来的,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连摩托车都没坐过。上线以前摸过可数的几次车。据说那时候连开汽车上路还浑身紧张呢。川藏线的孩子对于她来说可能是此次行程最大的动力。争强好胜的她也决定来见识见识这传说中的身在地狱,心在天堂的川藏线。随着一天一天的海拔增高,路况变得越来越恶劣,除了女孩子的生理周期问题,再加上高反带来的情绪不稳定,让东华一上线就好似变了个人,那个通情达理,温文尔雅,小鸟依人的她顿时不复存在,这让团队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与姐妹间的摩擦和道路的艰难让她在东达山冰冷泥泞的山口处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悲伤,对着灰蒙蒙的雪山嚎啕大哭起来,恨不得把这几天的委屈一股脑的倒在泥潭里。姐妹们抱着安慰她,我看着她喘不上来气的样子很心疼,我知道此时此刻她心中一定在想:我到底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受这麽大的罪??… …其实在困境面前,人都会或多或少的质疑当初迈出第一步时的动机。也会重新衡量牺牲与获得之间的比值,就像投资与收益的关系一样,值与不值 ~ 是能否继续走下去的关键性答案。

  故事七:追你没商量 (主人公:小妹)

  团队中年纪最小,个头也最小的小妹很讨人喜欢,大大的眼睛,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还有点羞涩。从上线第三天起,小妹就和我一组,排在我后面的位置。她骑挂档车时间并不长,我为了照顾她,让原本一直跟着我的圆圆排在了她后面。这段时间的烂路小妹已经慢慢适应了,最最搞笑的是,我从后视镜总也看不出来她是站着骑的还是坐着骑的,咋看都是一边高,个头太小了,新蜂翼在她手里看着都像公升车。由于她双脚够不着地,停车倒车是在所难免的。这孩子跟我车跟的很近,我们大家都一而再再而三滴告诉她离我远一点,留出适当的距离,她总也改不了,骑着骑着就越跟越紧。我作为头车是要给后面的车队报路况的,这是一种为后面的人扫清路上障碍的行为,但是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我偶尔需要放慢速度或者停车,而小妹离我很近的时候是很危险的。在今天上午的一段烂路上,我终于被小妹成功追尾。事故发生的头几分钟,偶还在台子里美滋滋滴说:弯道漂移,哈哈,没摔 ~ !这回别美了,追尾了吧,乐极生悲呀哈哈。我就记得当时得意的撇着小弯儿,路过一个村子的时候看到路上黑乎乎一片,觉得不太妙,便来了个急刹车看个究竟。停下车后左手刚刚摸到手台的按钮,后车注意… …几个字还没说出来,就感觉车车有了小小的震动,然后夸嚓向旁边倒去。回头一看,小妹也倒了。据后面的圆圆形容,我们俩倒车倒的很技术,齐刷刷滴朝一边撂倒,跟事先说好了似的,很具备喜剧效果。打那以后,小妹就离我八丈远了,回头几个弯道都看不到她,这个小小的教训真是胜过千言万语啊。每次穿越过一段危险路段的时候,我都会回头看看小妹是否顺利通过。说实话,看到小妹这么个乖乖小小的弱不禁风的女孩一路上飞坡过河的很让我感动,她一天中摔了N多次,从来没有要求过上后援车休息,车头灯都摔掉了照样儿骑夜路,这孩子那股坚强劲儿我佩服。

  故事八:消失 (主人公:小九)

  在组织策划这次活动之前我与小九并不是很熟络。我刚刚开始跑比赛的时候就对她早有耳闻,她跑了有四五年公路摩托车全国赛,一直对汽摩赛事有着高涨的激情。当然,摩托车驾驶技术绝对是一流的,没的挑。这孩子小我三岁,但是却一副总也长不大的样子,和奶声奶气的娃娃音。有时真的让人怀疑她是否患有轻微解离症,呵呵。那天不记得是从翻越哪个山头以后,我们的大队伍就再也没见到跑在前面的小九。她手机没信号,手台也没了电。这可急坏了我们所有人。前几天的骑行她就有几次放单儿的时候,但是这次这么久没消息实在太吓人了。每逢看到路人,我都会问一下有没有见到过一个骑我们这种摩托车的女孩。看着几百米悬崖下湍急的江水,和体力严重透支的姐妹们,我当时真是又急又气,心里一直念叨着,这丫头技术好,肯定没事儿,别瞎想… …她是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之一,也许是工作能力与经验的不足或是团队精神不够,我们大家都当她是妹妹,所以在尽力的帮助与照顾她。而这个经常丢三落四的小糊涂蛋这回把自己也给丢了。最后我终于在一个修路工人嘴里打听到了她的下落,当时马上通知给后援队伍,让大家把心放肚子里。在晚上十点钟到达左贡后,我在检查站看到了小九的摩托车却没看见人… …车进冲过来告诉我小九的下落时,我实在听不进去。那天我原本以为见到小九的那一刻会咆哮起来,但是当想起我们大家在五千多米的东达山口与泥泞搏斗的时候,她一个人想必更害怕,瞬间的,我的气就全消了。我能理解她前几天自己一个人跑路的心境,其实我也很想独自飞奔在神话般美丽的景致中,在自我的世界里感受着西藏的神圣。但是,我身后还有一个队伍。而今天我们所经历的困难与危险,她却要孤零零一个人面对,人安全到了,就足够了。

  故事九:玩车不玩命 (主人公:大姐)

  团队里不管比她大的比她小的都叫她大姐,这让大姐很郁闷,呵呵。有时我们也叫她东南(网名)。从发型上就能感觉的出来大姐是个直脾气的豪爽之人。上线前曾经和大姐一起去过山东曲阜参加摩托节,发现大姐的酒量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厉害,居然喝倒了山东大汉。她虽然喜欢摩托喜欢骑行,但是可能是因为年纪和阅历的缘故,她并没有我们对挑战烂路的那种激情,而是本着量力而行,玩车不玩命的原则。在她眼里,就一件事最重要:安全。由于身体和精神状况不佳,大姐没有参加在今天的骑行,这在现在看来确实是一个明智之举。也许是因为海拔引起的高反,她情绪一直都不太稳定。在北京的那个整天乐呵呵咋地都成的大姐突然变得爱发脾气和情绪激动。西藏的特别之处有很多,海拔高是其中之一。而海拔这个东东似乎可以无限放大人的情绪与感受,女人又是个感情动物。无论你处在什么样的心情与情绪中,喜悦或是悲伤,紧张或是愤怒,淡定或是嫉妒,在海拔高的地方都能体会到比平时强烈倍的感受。而这些情绪在无限放大后显得是那么搞笑与不真实,甚至让人觉得自己都可以轻易从情绪中跳出来,慢慢体会观察情绪本身上演的闹剧。这种体验听起来好像有点精神分裂症的倾向。我,已经不是我了,而我在观察我 ~ 嘎嘎。

  故事十: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主人公:我)

  圆圆曾经说队伍中的头车一定要有牺牲自己的精神 ~ 。这让我想起了替人受灾的地藏菩萨-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这一天我摔了6次车,长时间的骑行+体力透支,烂路+单手扶把,探路+报路况,摔一次车就消耗掉很多体力与精力,就这么折腾一路,到后来,一停下车我就基本扶不住了,习惯性倒车,嘿嘿,车头的77号被我摔成了7号,连大灯都要用绳子绑着。摔在泥里两次,爬起来的时候简直一个兵马俑,泥巴干了就开始往下掉土块儿飞土烟儿,狼狈滴很,呵呵。带队与自己骑行不太一样,在注意前方道路的同时还要不停滴看后视镜了解后车情况,除了在速度上要控制好,遇到危险时不能忽快忽慢,而且还要在最快的时间把危险清楚准确滴报给后面的车手。你不能经常停车,所以没有时间停下来研究路线,一边骑行就要一边判断走哪里的路线通过,吓一跳是经常的,当然,摔车后警告后面的车手注意并且让他们提前做好选择其他路线的准备,我摔了,就不能让后边的人再摔了。而我在危险路段的顺利通过也会让后面的姑娘增强信心,哪怕就一句,前方的水潭是安全的!低挡给油!也能鼓励她们勇敢的冲过去。醉醉在后来跑在前面一段时间,当她停下来后转过来对我说:奇奇,不做头车不知道是什么感受。我一直都是在接受别人提供的信息,现在我知道这是啥滋味了,这烂路自己骑就够紧张的,你还报路况 ~ I 服了 U其实当我听她说完这些话,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看来有时人的潜力真的是可以无限挖掘。一天中摔了N多次车,我问小妹:我摔了这么多,你还敢跟着我呀?小妹点点头:嗯,我就跟着你。她对我的信任让我很感动。这N多个跟头摔的值得啦 ~ !(突然又想起了大海说的那句话:人活着别太拿自己当事儿… …看来我又一不小心把自己当事儿了,嘿嘿)这一天最危险的时刻是在东达山山口,几乎每个人都有了高原反应,除了体力透支再加上在泥泞中挣扎,那段下山的夜路想想确实后怕,在海拔这么高的山上到了晚上会冻死人的,饥寒交迫与高原反应,脑袋都开始慢反了,胳膊腿更是不听使唤,路还那么烂,天气也不作美,真是有点玩命的架势。别忘了,后援车上还有个病号儿呢。那天晚上十点多到达左贡,大队伍全程骑行下来的就剩下六个女孩:小妹 圆圆 大海 燕子 醉醉和我。这是让大家从普通朋友成为亲姐妹的一天,一路的艰辛与相互鼓励,让我们变得更团结,更坚强。从这一天起,我们已经是生死之交了。

  故事十一:谁对生命负责 (主人公:后援车队的男人们)

  有些人冷嘲热讽地叫我们的后援团队保姆。不身处其中是体会不到我们一路上的感受的。那些越是不了解情况的就越爱用什么都知道的口气来嘲笑挖苦别人,奄然一个瞎子摸象的故事现实版。活动刚刚开始的时候,从我的角度上看,后援队伍中五羊和电视台的人算是一次出差而已,他们要在此次活动中各尽其责,做好自己本分的工作,也许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这些活动组织者还要照顾他们,为他们的安全负责。这个活动是我们几个姑娘自发组织策划的,拍摄团队与五羊是活动后期才进入的团队。所以在责任划分上是极其明确的,当初谁牵头儿,谁负责。(当然,到底什么条件才叫组织者就要在出事以后的律师来给详细的判定了)反正,一句话:团队里任何一个人在路上出了事儿,法律责任下组织者谁也跑不了。但是这一天,这些后援车上的男人们就是英雄救美 ~ !东达山山口他们帮助我们艰难的走出泥泞的那一幕还历历在目。由于高原反应再加上推车扶车,一个个嘴唇已经青的发紫了。姑娘们与工作团队间的相互信任与尊敬从这一天升华到了最高点。看来川藏线除了挑战个人的意志外还会锻炼团队意识(没准以后公司拓展都会奔那儿去了)。在这里,我要聊聊团队中最关键的人物,雕哥(悍匪座山雕 ~ 网名)。他是我邀请来的友情顾问,纯帮忙的。不夸张滴说,当初他是我跪求来的。我们认识有一年多的时间。曾经在北京与摩友一起出游时就感觉到他是个爱帮助大家的热心人。我看过他走川藏线的帖子,也了解雕哥的工作背景。稳重低调的性格和丰富的人生阅历,我对他有着百分之一百的信任。拉他下水是我的错,因为这群姑娘们可不是那么好管理好伺候滴,他脾气又好,所以时不时滴还经常受点儿气,呵呵。雕哥在我们团队的身份,其他的工作团队并不了解事情的原委,而且大家凡事也都是非常尊重雕哥的意见,所以无形中把整个活动的安全责任完全推给了纯粹来帮忙的雕哥。今天的中暑事件,摔车事件,走失事件,高反事件,一直到最后的夜路到达左贡让雕哥筋疲力尽。他当晚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非常严肃的会议,会议上我们都很沉默… …这么大的一个团队,在一般的长途旅行中都难免遇到意外,更不用说川藏线了。而我们这么多人,到底谁为生命负责?

  PS:晚上到达左贡,后援团队的男人们把所有能洗澡的房间都留给了姑娘们。他们就这么将就着过了一夜。记得法哥(五羊工作人员)对我说:今天我们很佩服你们这些姑娘,很想给你们鞠个躬~我打趣的说:您千万别,不是三鞠躬加默哀三分钟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