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313

  异乡的清晨,睡眼惺松地拖着双腿步向旅馆的大门。门口服务生的笑容,依旧如昨天那样的小心翼翼,但却是满脸倦意。我所使用的座驾有异于本地常见的那些类型,门外的保安员已经机警地把它推到了大堂的门前,令我不得不地伸手进口袋里准备零钱,以应付他那充满渴望的眼睛。

  远远地就看到门外落花满地。室内的气温有二十多度,可能是密闭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局促、沉闷。这与刚才在房间里看国内卫星电视台的新闻中,国内天气的相关报道时的感觉,有着极大的反差。

  服务生为我推开了大门,迎面而来的是一股鲜爽的气味。站在大门前,人瞬间仿佛跨越了旧社会,迎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心胸中呼吸着清澈而盎然的春意,还有那穿过树梢的晨曦,柔和飘扬的轻风,混和着偶然传来的一两声鸟语,令人陶醉在唐诗人孟浩然那首著名五绝的优美情景之中,直至日上三杆仍无动于衷,完全莫要那引擎的声音破坏这短暂的烂漫,也浑然忘记了自己的旅程。

  一觉醒来竟可产生如此奇妙的变化,也许,这可以让人在以后睡觉的时候更加放松了,因为明天将会怎么样,是任何人所无法完全预料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