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井口之路


   2007年02月09日

  转眼之间,又是一年到晚的日子。下班后,在寒风中瑟瑟前行,在一个刚亮红灯的路口前面停了下来排着第一等通过。街角边上站了个交警,他的身后是一家正在如火如荼地整理着年货商品陈列架的小店,马路中间的交通灯横樑顶上,还高悬着俯视整条马路的现代化设备,让本来已经布满了昏沉的空气更添霜冷。

  一个民工模样的老实汉,笨拙地弄着一部擦得澄亮的GL款(风冷单汽缸150cc以下的那种)的国产车,正在小心翼翼地穿过汽车与绿化带之间的空隙往自己的身边挤。停了下来之后,还利用着剩余的数十秒,敏捷地从油箱底抽出纯色的清洁布,掀开头盔,嘴巴边喷汽,边细致地清理着后视镜的中央与边缘。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部进口牌子的汽车,已经一头扎进了自己的一侧,它的后视镜几乎要擦到了自己,半个车头也都丢在人行道上,予人以行色匆匆的感觉。不经意地瞟了一下汽车里面的驾驶员,那是一个雍容的妇女,瞪着一双满怀优越感的眼睛,如探照灯般在扫视着四周,而且马上就照到我的身上了。自己的脸马上修正了角度,避免了双方的视线发生碰撞。

  此刻眼睛的余光,好象感觉到那个交通警察视线的方向,正往自己的周围投射,而且长时间都没有移开。四周的气氛好象紧张起来了,也许是源于那越线而停的汽车,也许是因为那常用于飞车抢夺的骑式车。忽然间,自己泛起殃及池鱼的感觉,而红灯亮着的那些时间怎么却又是如此的漫长,令空气中布满了罚单的味道。

  绿灯亮了,我迫不及待地抢出,那个凶狠较GP的起步尤过之而无不及。越过了这一条白线,没有多远,那将又是另一条的白色停车线、另一个的交通灯,只是不知道那里是否还有另外的一个新遭遇。这短暂的停留,就如同是蓄力待发的青蛙,在重重覆覆地尝试跳出那些交织着各种视线、且又循环不断的界线,去呼吸哪怕是只有一口的新鲜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