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女乘客的刺激


   2007年01月26日

  南方的初冬,南下一股突如其来的冷空气,让寒风中渗杂着绒绒细雨。如此恶劣自然条件的日子,或会令人更向往藏身驾驶室里的生活。

  寒风降临的第二天傍晚,与友人相约以火锅取暖。对于自己来说,此乃人生中最美妙不过的事情之一了,匆忙携上大、小爱人赴宴。到曲尽人散时,不知不觉让刚刚摄取的卡路里,在炽热且悠长的天南地北中挥发掉。

  归家的路凝结着一片朦胧,路灯如雾中的三两点星火。旁人或匆匆,或瑟缩,一切显得万籁皆寂,只留机器及轮胎划过路面的余韵。肤体包裹在锦裘、手套、头盔之内,微雨和汗气让夜色再添模糊。大爱人在我手中,身在小爱人臂内。周遭的环境,再加上略有前倾的座位,让我们彼此更紧密地溶在一块。幽幽的驾驶就如小步跑,耳朵虽被头盔的绒布紧贴着,但萧萧的风声仍在不停地制造着更浓的寒气。

  在肚皮两边的一双手忽然紧了一下,脊背内的最后一丝空气也被大衣挤掉了,这是一种已经习以为常了多年的感觉。

  临近交叉路口缓了一缓,脊背再给顶了一下。些微的动作让冰冷的思绪,仿如搅动了久泡着一双脚的满盘热水。冻翻了的脑袋,闪过了初遇时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首次共乘一骑时的轻薄之念,巴不得路越走越长总没尽头,也从记忆的深处涌现。

  默默中一切依旧,引擎、排汽管传来的节奏与震荡,不似曲调却有情。驱散了空气的脊背,温度象在不断升高。寂寂间,让我感到爱、幸福,回味着当天的销魂、浪漫,同时也承受着压力。

  虽然气温只有十来度,但彼此之间的温暖,让归程变成了通往巫山之路。小富即安,小康即逸,还有什么,可以比得上这一刻的良辰美景?呆在驾驶室里,以专注驾驶的假象,把自己的思绪淹没在日复一日的无限循环中,又如何可把这最美好的瞬间,在我的回忆里铸成永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