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之旅完结篇
—— 烙 


大 石   2007年01月25日

  穿过了火石寨国家地质公园,我们奔向旅程的终点 —— 西吉。其实一进入西吉地域就已经开始下雨,天气也异常地寒冷。原定我们只在火石寨附近绕几下子就想草草收场的了,但在去的路上收到银川摩协老陈的电话,原来他们银川摩协有一个支援西吉山区小学、名为“2006红色爱心之旅”的捐赠活动,届时将会有大约百多台摩托车参予。抱着一个凑热闹的心情,就这样约好了前往这个对我来说既陌生又吸引的地方。也正是这一路上,在这个滴水如金的地区,上天居然用一场不大不小的甘雨来欢迎我们这远道而来的客人。就是这样的巧合,无缘无故地就让自己把自己误作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贵人。

  沿着曲折的乡村级公路,迎着凛冽的风雨,我慢慢地开始认识这个陌生的黄土丘陵区。同行的车友介绍说,此行的目的地西吉县属于西海固地区,而西海固是黄土丘陵区的西吉、海原、固原、彭阳、同心等七个国家级贫困县的统称,是中国最贫困地区之一。这里属于黄土高原的干旱地区,年降水量只有300毫米左右,蒸发量却是降水量的10倍。由于山大沟深、气候干旱、自然条件恶劣,西海固地区植被匮乏。1972年联合国粮食开发署确定此地为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

  西海固地区在西北,原来是有点知名度的,只可惜构成这个知名度的,竟只是因为干旱与贫穷,如同一个同行者所说的,那是一个充满苦涩的名字。

  一长串的车队来到了距离西吉县马建乡杨路小学最接近的公路边。这里已经是柏油路的尽头,眼前伸向远方的是一条布满泥泞且狭窄的小道,同行的汽车再也没法继续走了,大伙只能在路边停下来,就在这个只有几座泥房的小村子旁等待,反正大队怎么办我们就跟着做好了。一些好奇的村民围了上来与大家议论纷纷,而毛驴与铁骑也相映成趣。

  远方渐渐地传来了锣鼓之声,夹杂在风雨中缓缓接近,原来是杨路小学的师生踏着稀泥徐徐而至。没多久,路上挤满了学生。眼前的景象,让人可以感受贫穷的味道:孩子们身上穿着的是单薄的衣服,有些孩子的脚上连袜子都没有。但身旁的车友告诉我们,这可能已经是她们家中最好的一套衣服,平常只在最重要的喜庆节日才会动用的。而此刻,他们与老师就是这样冒雨走了几个小时、大约8公里的泥泞小路,从学校来到我们面前完成捐赠的移交,并以他们自己编排的扭秧歌,表达他们朴实且是最直接、真诚的谢意。

  应该是气温的缘故,孩子们的脸都红了。舞动着的红绸划过阴沉的天空,是那样的动人心弦,是那样的难忘,让大家的眼睛随着眼前一幕一幕的过去,也开始混和着雨水与激动。

  雨势变大了,水点沿着大家的头发流到了脸上,孩子们的脸则显得更红,活动该提前结束了。只是当银川摩协的老陈讲这些收场的话之时,他的言语已经是含糊不清了。而自己,则只好继续端着照相机装模作样,以沉默控制也掩盖着内心。

  回程的路上,一直在消化、吸收着这些所见所闻。但这些本以为可以轻描淡写的感觉却一直徘徊在心头。自问是个现实得颇为顽固、不容易随便被感动的人,但到了下笔之时,依然不得不被当时的思绪一次又一次地折断,再折断。屏幕上每一个牵涉情感的字,就象是在敲击着我的心坎,十根本来可以飞舞在键盘上的手指,长时间地凝固在这个南方寒冷的深夜。即便稍微打开窗户让风雨卷入,心弦却仍是那么的灼热。

  尤其是,在记忆中那面锦旗上的“一支笔一颗心”几个字,背后原来竟是可以如此的词简意沉,教人从此不敢再轻视这曾经不以为然的摆设;而老师们身上那套的衣服,也不再是过往那种单纯的土里土气,深深处蕴藏着的那份情操与灵魂,自己此时此刻才隐隐约约地察觉到。

 

  我为我能够参与这次,由银川汽摩运动协会、宁夏网、拉风堂和宁夏福立升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宁夏新月建筑有限公司等等所共同举办的活动,感到衷心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