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旋在传统和现代间


   200701月20日

  周末,驱车四处浏览。来自省城的新闻,这些天来经常缠绕着脑袋,早前与本地的一些商店老板闲聊的时候,他们在为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和眼前的进退两难感到深深的担忧,那种焦躁不安显而易见。或者他们就只因为出于礼貌的缘故,而没有将心底里酝酿已久的、最恶毒的咀咒翻出来。今天是他们,不知道明天那又将会是谁?

  受到了这些诸如此类的感染,驾驶的时候总是无法集中精神。没有跑出多远,心中就已经多次对其他影响过自己行进速度的道路使用者,喃喃地把最常用的南方污言暗咒念了个够。

  车靠在岸边,人坐在石阶上,遥望着灰朦朦的天空之下那座繁忙的城市,倒有着一个变种的蒸汽上升感觉,让人越来越看不清。可能那是因为自己的认识与思维,还在留恋、缅怀着这片曾陪伴着自己成长的快乐土地,但在转眼之间,她的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令生活的方式与节奏、价值观也必需跟随着作出调整。记得旧年年底的时候,曾经看过一篇来自《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里面的一句话说得似有道理:“在经济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同时,浮躁之风吹皱了中国人传统的心绪,有人清醒,有人慌张;有人从容,有人焦虑;有人昂扬,有人沮丧。每一个人都有时刻被时代主流边缘化的危机感。”

  有时候,小孩会说班上的某某同学坐什么什么的车上学、放学,去哪里哪里过生日;老同学之间相聚,牵涉成就、事业的讨论是在所难免的,有意无意的相互较劲,从片言只字之间流露着。尽管,自己当时在表面上总是那么的满不在乎。莫非这就是自己心底里的危机感?不再年青的思想,日新月异的节奏,置身在这种由某些风气诱发的矛盾之中,其感觉就象眼前那艘被捆绑在一根绳子上、随波逐流的舢板。

  阳光穿透了云层,但远处的城市感觉依旧是那样的迷漫。幸好在此刻,面前还有那绿荫环绕的茅屋,产生了一点点“石器时代”的感觉。坐在石阶上,把烟雾喷向阴沉的天空,将烟灰撒入混浊的河面,努力地把那些有点刺激的事情都彻底地丢在一边,静寂地去重新考虑自己如何继续在固有观念与现实生活的矛盾中,寻找更多可能。同时,也百无聊赖地思索着那篇报道中所提出疑问:向前看,中国人是谁,你是谁,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