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怀千千结
——  感  秋


牛   2006年10月13日

  傍晚,丢下筷子便躺倒在沙发上,盯着电视机的新闻报道,听着其他家庭成员的忙碌收拾,挖掘着入梦之前的安排,享受着这最为大男人的时光。不久,朋友来了一个电话便跨出家门,骤然发觉太阳已下山了,往常的这个时候,右手拇指通常只需要推一小格,现在却发觉继续这样的话就会有点危险性了。

  清风扑面飒飒,天边飞霞濛濛,树梢透灯稀稀。驱车懒洋洋地漂浮在公交车道上,人的精神还沉浸在刚才的回味中,任得旁人呼啸而过,完完全全一副与世无争、自得其乐的状态。

  路过一堆高楼大厦的间隙,忽然拂来一丝的北风钻进脖子。心底渗出的寒意加上自然的冷战,多愁善感的念头虽然瞬间即逝,但让人的大脑从仿仿佛佛中回到了现实中来:又一年要过去了。尤其是近日来的新闻总有关于生老病死的报道,刹那间又更让人悲悯生命的短暂。

  古语云:“孤客最先闻秋风”,或者自己并没有诗中“孤客”的那种水平,更远未达到原文作者那种忧国忧民的境界。但此等乍寒还暖的时候,又不得不令人深感暮去朝来,光阴的飞度。自己被人摸头拍屁股的时光,仿佛只是昨天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年少时无数的期盼、计划与梦想,随着每次北风的吹起而一次一次地压后、等待。今天所可以拥有的,远未达到当年的想象,但如此飞逝的时间,令人怀疑自己是否老在既遥远但其实原来是短暂的路途上打转。急促的社会节奏让人忘记了这是一个多事的时节,家事、国事、天下事;远的、近的;日日夜夜,时时刻刻,点点滴滴,一切一切都被淹埋在开放的价值观之中。曾经的满襟豪迈,大多经不起这一丝的寒风。

  闪念回顾,此刻依旧是一贯的短衫短裤的风格。尽管那只是单薄的衣物,那又何妨,有了家中大男人的那种温暖,何惧不时袭来的寒意?至此,思绪基本已完全回到马路上去了,右手一沉,车如离弦之箭,破风踏上路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