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 情 满 溢 的 归 家 之 路


牛   2006年7月20日

  以往,每趟看完道路赛,诸如MotoGP、WSB、全国赛等的录像之后,右手对油门控制的深度总是无法平静。那种曾经有过的、让机器猛烈地扯着身体向前的感觉,反复在思绪中激荡,脑海翻过数不清的、让人跳跃着的念头。

  近日来由于在整理过往的全国赛录像片段,整天看着的是撕杀的场面,听着的多是两冲程机器的嘶叫,对全身内外细胞的那种刺激可算得上是够彻底的了。下班了,跳上车回家。可能是将要上了点年纪,又或许是办公室附近路上的下班一族过挤,不屑于在大婶、老头之间穿插,脑海竟也波澜不惊,让我觉得自己仿佛已经成为一个饱经风霜的智者。

  可当逐渐离开了繁忙的中心街道,心情与动作开始仿如脱缰之马,无法牵引与召唤。速度在不知不觉中增加,全部的心神逐渐集中在五官、四肢,让离合器在频繁且快速地变动着,车辆好象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那样,以潜意识追求着与机械进入心神合一的境界,如行云流水般的舒畅。一直对车手在S弯中的飘逸,心底里有说不尽的仰慕,现在虽然只是轻微的扭腰,但在弯道中所倾泻的感觉,让人仿佛重返了年轻的时代。正如日本杂志《Rider Clubs》在一篇老文章中说过的一句,让我到今天依然清晰记得的话:重新体验一次年青的那个时候“劈弯”的感觉。

  没有铝合金高科技的车架与惊人的马力,没有Ohlins的前叉,更没有全身上下的完整保护,却无法阻止那莫名的兴奋。虽然只有OHV那种单调的震动,和它那安分守己的动力,但也无碍积蕴的挥发。释放着满腔的激情,令刚刚呆在办公室的时候那澎湃起伏的思潮得到尽情发泄,这简直就是欲仙欲死的状态。

  或者,人总得找些理由,甚至是借口,去透一下长期压在心深处的,可能是让大地也得惊叹的呐喊。而这些随意的、短暂的疯狂,应该是促进人在心灵深处的身陈代谢中,所必需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