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日里沐紫荆


    2006年7月1日夜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是一个被永远载入史册的日子,因其多方面的意义堪称是前无古人的。

  在南方地区经常收看香港的电视节目,也有着不少在香港的亲戚、朋友,这九年来,在字里行间逐渐感觉到的变化,就如香港《大公报》今天发表的一篇评论员文章所说的那样:“九年前的香港回归,其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不是一下子就能全部展示及为人们所认识的。直到今天,九年于兹,港人终于逐步明白到回归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回归就是港人有了一个强大的祖国,… … …有了十三亿同胞的合作和支持,港人再不是「孤独的港人」。”而随着中国的综合国力再进一步扩大,“发展才是硬道理”的真义,将可被更多两岸三地的人所深刻体会。

  自己对香港的认识是从书本上开始的,从抗美援朝的战略物资、医药用品,到改革开放的资金、技术,数十年来香港一直扮演着一个重要的窗口角色。

  也就是这个地方,让我在一条长长的斜坡中首次看到工厂赛车OW01(FZR750R),在浪涛拍岸的海旁认识了NR750,摆脱了以往只知道TZR-2TU(TZR125)是最“辣”、CBR-MC19是最动人的印象,重新放开了胸怀,感觉到不足的同时也修正了自己的审美观。香港可算是令我对两轮摩托车的认识确立一个新起点的启蒙之地。

  紫荆花成为香港特区区旗、区徽上的图案,相信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源于一段香港的历史上关于紫荆花的悲壮故事 —— 1898年6月19日,丧权辱国的《展拓香港租界专条》签订,英国政府强行租借九龙半岛大片土地及附近两百多个岛屿(后称新界),租期99年。两个月后,英方不顾中国民众的强烈反对和抵制,在大炮的轰鸣声中,强行提前举行占据仪式,数千名爱国群众揭竿而起武装保卫自己的家园,反攻英国强盗使其受到重创,但民众也遭到残酷的镇压,新界10万人口丧失了他们的土地。劫变过后,村民们在桂角山建造了一座大型坟墓,合葬那些壮烈牺牲的英雄。后来桂角山上长出一棵从前没见过的开着紫红色花朵的树。几年后,那种花开遍了新界山坡,色彩缤纷,尤其是清明前后,花期正盛,像是对烈士的缅怀,民众将其命名为紫荆花。其后在1965年,紫荆花当选为香港市花。在台籍香港作家施叔青《香港三部曲之二·遍山洋紫荆》一书中,以“英国人的体温”为皮,对原居民抗英的英勇事迹作了有血有肉的描述。

  古代的人用紫荆花比拟亲情,比拟兄弟敦睦。传说东汉时期,京兆尹田真与兄弟田庆、田广三人分家,所有财产已经分配完毕,余下一棵紫荆树意欲分为三截。天明,当兄弟们前来砍树时,发现树已枯萎,落花满地!田真不禁对天长叹:“人不如木也!”。从此兄弟三人不再分家,和睦相处,紫荆树也随之获得生机,花繁叶茂!

  回归九周年的前夕,漫步香港会议展览中心的金紫荆广场。身处的此地,很快就要举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九周年的升旗仪式。作为一个并非持有特区护照的过路人,当时曾觉得自己的价值观与他们的主流意识有相当大的分别,但绽放的紫荆花标志,令人不禁联想到上面这个兄弟分家的典故,在引进小型农用无人驾驶直升机都会被别人说三道四的今天,求同存异,团结一致,显然是必不可少的。

  夜里,听着昔日罗文的老歌《狮子山下》,细嚼着施叔青《香港家书》笔下的万种风情,回味着苏生《九周年放歌》中“九载耕耘汗未揩,千红万紫满山开。… …九载风霜只等闲,寒冬过后紫荆妍”的满怀豪情,憧憬着有朝一日以Maxam接送小孩、用R6度良宵、以Tricker送周末那种“三妻四妾”的和谐生活。

  特别鸣谢:香港万里达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