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与摩托,内在与外在的激情


   2006年11月10日

  人的喜、怒、哀、乐,因外界而生,所以总会受着外界的影响,人皆不可免。只是表面反应的大小、受影响的深浅有异而已。何谓激情?或许是受外界事物诸如异性、财帛、名誉以至希望之类所影响,致使心潮澎湃、难于平静的一刻吧。尤其是当这种刺激触及了心底里默默积聚、蕴酿了许久的情怀之时,思潮激烈、灼热的程度,绝非言语所能表达。激情如何可用主动的形式去挥发?喝酒、倾吐、逛商场、聆听一曲,应该是包括自己在内的、无数人的选择。而在到达挥发的目的地之前,驾驶的方式与风格,或者就已经暴露出一些端倪,让身边的人可以粗略判断出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激情了。

  有时侯会想,人到底需要怎么样的激情?为何激情总是诱发在身不由己之时?但怎会找得到答案,自己绝非一个虔诚的佛教徒,正如前辈的教导中所云,人只是茫茫大海中的一粟,安能回避世俗的事物?

  无意之中翻阅家中后辈的课本,看到了古人饱含启迪、情致与韵味的精髓,遂重拾起几本已被遗忘的诗词集。在阅读中所引起的思索一触即发,令人的心神活跃得从不间断。而在社会中遇上的的一些事情,偶然与国学阅读中的感觉有相似之处的时候(用广东话来说,就是当文字点中了穴位),除了会在心底里微笑外,还不禁为古人的先见之明与博大精深而深深叹服。一些意气风发的字、句,犹如一首雄壮、激昂的乐曲,那种深切而神奇的鼓舞,使人如沐春风,也让心中的颓废、灰暗尽扫一空;而到了深秋叶落的时节,浓郁的悲、愁又仿佛随意可见,使人觉得特别需要酒精的安抚。

  驱车至夕阳之下,人仿如屹立在天涯海角的边上,自然地泛起了李商隐“只是近黄昏”这一交织着无奈与珍惜的经典之咏。从容地掏出一根烟,点燃,顿时收敛了刚才在蜿蜒道路上那颗飞驰的心。

  续燃了另一根烟,人沉浸于眼前的一切,释放着生活中的种种思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