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的精神与意义

   2005年11月17日

  今年的10月19日傍晚,原来是26万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参加抗美援朝55周年的日子。此刻才察觉,很多新闻媒体好象忘记了这事情,与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细想之下,或许是跟APEC、自由经济市场地位、某总统来访之类的事情有关罢了。

  翻看着一些个人的站点,看着各式各样的个人意见。到最后归纳出来的,无论是别有用心地指有些人因为个人野心而驱使数十万人当炮灰,还是“愤青”们的豪情万丈与义正词严,都深深地感受到:中国人民真的从此站起来了。

  在一个军事论坛中的一篇文章,令我印象尤其深刻:“一个百年积弱的民族,一个刚刚从战争废墟中站起来的国家,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面对气焰嚣张的超级大国,不仅敢于斗争,而且善于斗争,赢得了辉煌的胜利。有人称赞,有人漫骂,但没有人敢瞧不起!世界终于认识到,中国不再是那个任人欺凌的国家,中国已经成为任何人都不能忽视的力量… …志愿军在朝鲜并非完胜,但志愿军无比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高度的组织纪律性,吃苦耐劳的作风和高超的军事素质和指挥艺术,彻底改变了世人眼中中国军队的形象,赢得了敌人和朋友的尊敬。令不知多少想占中国便宜,看中国不顺眼的国家不得不三思。”当年的故事今天或许不再重演,但这里面完全体现了中国人的智慧,毅力,与勇气!

  当年的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元帅在战后曾说过一句震撼人心的话:“西方殖民主义者在东方海岸架起几门火炮就可以奴役一个国家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果将这话前段的内容,引用到现在的国内摩托车运动领域,虽有夸大之嫌,但却是不争的事实:毋须顶尖的运动员,毋须最精密的机器,已经可以在中国各地纵横驰骋、所向披靡。

  现代科技日新月异我们无法否认,尤其是在赛车领域。但看一看近年来的WGP:今年GP125年度第三、24岁的匈牙利车手托马斯(Talmacsi,KTM,今年的上海站GP125第三名),2000年才正式参加WGP的赛事;今年GP125年度第19名、20岁的捷克车手帕瑟克(Pesek,Derbi),2002年才正式参加WGP的赛事,他在今年的最佳成绩是在德国取得了分站的第6名。如果早在1987年就开始一直举办WGP的捷克,还可能是带来好成绩的原因之一的话,那么仅仅在1990和1992年间歇性举办过此大赛的匈牙利,又将如何理解?要知道,今年的名单里有卡里奥、保基亚里(2003年WGP250、2001年WGP125的世界冠军)、P尼图、小山知良(日本2003年GP250、2004年GP125的年度亚军)等一大堆久负盛名的参赛者。

  或许我们还有经费问题,场地问题,车队问题,商业环境问题,甚至生活问题等等,但与东欧车手所取得的成绩相比,上述各种问题的那种差距又是否真的有这么大?

  2006年的5月,是国内车手展现他们身为“大虾”(网络用词,大概是老手的意思)身份的时刻。不管胯下是什么样的机器,在计时成绩表格中关于国籍的那一项,总是首先吸引着我们的视线。如前言那样,只有体现了志愿军那种的顽强斗志、高超素质,才可以赢得敌人和朋友的尊重,55年前的事迹将是车手们强大的精神力量之源泉。在终点前与最强大对手的肉搏,需要车手们所散发的澎湃激情。

  1998年WGP第一站是在日本的铃鹿赛车场举行,当日以外卡参赛、21岁的加藤大治郎(GP250),以绝对的优势羞辱了当年的总冠亚军卡比罗斯、罗斯。2002年WGP第一站在同一地点,几近退休的宫崎敦(GP250)也以同样的方式令米兰迪、F尼图、艾利亚斯等为之侧目。此后,GP250再没有人敢随便在这条跑道向日本人撒野。

  我们承认差距并不代表我们甘于差距,车手、领队难道每年到了这个时候都得在讨论107%?那么中国人的智慧,毅力,与勇气到哪了?否则,大家得抚心自问:我是否已经尽力了。我们期待着2分06.196秒(GP250)和2分13.535秒(GP125)成为国内车手囊中物的那一天,因为这与那句震撼人心的话,有着异曲同工的感应。